朝鲜劳动党39号室

编辑:学习号互动百科 时间:2019-10-29 07:03:03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39号室是朝鲜劳动党的财政会计部,为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书记局所属。根据美国陆军大学战略研究所的论文,该机构是指挥制毒贩毒,货币伪造,伪造香烟秘密出售等非法活动的直属朝鲜最高领导人的机关。
中文名
朝鲜劳动党39号室
外文名
조선노동당39호실
国    家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机构性质
创汇机关

朝鲜劳动党39号室简介

编辑
1974年39号办公室作为金正日巩固权力基础赚取外汇的机关而设立。对外称是主管对外贸易的朝鲜大圣总局(又译大成总局),在该机构之下,有被指同导弹存在关联交易的朝鲜大圣银行等下属机构。约有120家合法外贸公司作为该机构的下属机关垄断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内的金矿银矿等管理,并负责水产松茸的出口等。朝鲜驻香港外交官宋日赫曾承认第39号办公室的存在。“39”被认为代表朝鲜劳动党位于朝鲜首都平壤的劳动党3号办公大楼9号房间。2005年,由于美国的金融制裁而被冻结的澳门汇业银行的资金,也是由39号室管理。2010年,美国曾将“39号室”定为经济制裁对象。[1]  韩国逮捕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特务金东淳是朝鲜大圣总局的高干,这是作为其义女的特务袁正华供述的。[2] 
据称,2012年,39号室、38号室均被撤销。但韩国政府官员称,与其说朝鲜劳动党38号室和39号室遭到撤销,不如说是两个机构整合成为一个机构并仍在运作。[3] 

朝鲜劳动党39号室39号室的下属机构

编辑
  • 大圣总局(大成总局)
    • 大圣银行(大成银行,朝鲜劳动党下属的对外支付银行[4]  ,外表是朝鲜中央银行的下属机构,其活动范围非常广泛,同东京银行三和银行、足利银行、德意志银行进行外汇交易。于2010年被美国财政部制裁)
    • 大圣经济小组/大圣贸易总会社(大成贸易总公司,为朝鲜矿业开发贸易(KOMID)代理与叙利亚之间的贸易交流机构,于2010年被美国财政部制裁)
  • 金星银行(Golden Star Bank) - 驻奥地利首都维也纳,资产规模是1500万欧元,它主要的业务是兑换和支援投资到欧洲的朝鲜企业的财政,这是对外公布的。但是,根据国际情报研究机构2010年公布的国际情报资料证实,这个银行实际是负责与中东国家之间的武器交易和管理金正日的秘密资金的业务。
  • 朝鲜光明代表部——驻澳门情报机构,人员包括经济专业的职员和属于对外谍报机关的党中央委员会调查部以及护卫总局、国家安全保卫部等的要员,这些人在海外执行重要的任务。
      金正日的国家情报机构也在整体上管理朝鲜光明代表部,预计朝鲜光明代表部在其他国家里得来的外汇收入通过当地法人社团洗钱后,一部份资金存入瑞士或外国的秘密帐号。据情报系统有关人士表示,光明一词是金正日的别称。
  • 朝鲜统一发展银行-金正日总书记的妹妹金敬姫与其有关,在中国银行设有8个账户
  • 绫罗贸易会社- 直辖企业
  • 朝光贸易商社-大圣总局(大成总局)的澳门支店
  • 高丽银行
  • 高丽商业银行-在香港HSBC银行设有账户
  • 朝鲜光线银行-在中国建设银行设有4个账户
  • 江原道文川金刚冶炼所
  • 元平大兴水产事业所(受39号室下属的大兴指导局管理)[1] 
  • 大成轮胎工厂等所谓的重点工厂以及100多所企业
  • 平壤餐厅- 一间由朝鲜经营的跨国连锁餐厅,盛传是由39号室所主持的。[5] 
  • 金刚指导局-负责金矿、锌矿的开采[1] 
  • 平壤的所有外宾专用宾馆和外汇商店
  • 外国船舶公司“KOSA”-2014年在香港被没收了350万美元的资金。[6] 

朝鲜劳动党39号室某些细节

编辑
美国财政部称,朝鲜劳动党秘密分支机构39号办公室从事非法经济活动,为朝鲜政府提供支持。该机构在朝鲜全国拥有筹集和管理基金的分支机构,并负责通过贩毒等非法活动为劳动党高官赚取外汇。
美国财政部称,39号办公室控制的朝鲜境内外众多实体企业生产、走私及分销毒品,且该机构也与朝鲜采购和运输奢侈品有关。
39号办公室生产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并借助小规模的朝鲜走私贩进行毒品分销。美国财政部称,该机构还经营着罂粟农场,生产鸦片和海洛因。
美国财政部表示,39号办公室直接参与了2009年企图采购两家意大利制造的豪华游艇、通过中国输入到朝鲜供金正日使用的计划,这两艘游艇价值1,500万美元。该计划最终失败。[7] 

朝鲜劳动党39号室主席基金

编辑
朝鲜最高层的秘密资金在90年代初也是属于机密事项,可是金日成去世后,前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会秘书黄长烨等高层脱北者的增加,这个机密开始逐渐地开始揭露出来。
金正日的统治资金在朝鲜通常叫作所谓的“主席基金”。计划用在一定目的的资金或物品,朝鲜叫作“基金”。在朝鲜严禁使用外来语,可是对此,它例外地使用了外来语。金日成去世前,这种基金本来使用在奖励特定的经济部门、国策事业或为了振兴这些事业而进行支援的资金。可是,其规模越来越大、越隐秘,逐渐地变成了秘密资金。
金日成去世后,虽然金正日没有直接继承主席职位,但是这个基金原封不动地转移到金正日的手里,而且命名为“主席基金”。金日成去世前,据说他把这个基金的使用权传给了他的继承人金正日手里,金正日又是金日成的长子。在韩国的朝鲜高层脱北者证明说:“基金中对于美元连金日成也不敢随便动,如果一定需要外汇的时候,那么金正日亲自去拿这笔钱。”
为了预防主席基金的运转不良或资金急需,他们也在准备着“主席预备基金”,这是一种安全措施。如果进行计划外突然开展的项目或发生突发性事件时,为了紧急应对这些事情而使用的资金就是“主席预备基金”。
“39 号室”管理的“主席基金”来源可以分为4类。其中最大的部份是,占朝鲜外汇收入30%~40%的导弹以及战略武器的出口;第2部份是,在朝鲜伪造之后散播到海外的“Super note”(100美元的伪钞,详见“超级美钞事件”)或走私毒品宝石等得来的收入;第3是,从朝鲜居民增收的税金中拿出一部份;第4是,朝鲜的企业或驻海外人员通过赚外汇得来的资金。

朝鲜劳动党39号室非法武器出口

朝鲜出口到中东国家的Skirt导弹的价格是200万~250万美元/枚,导弹的价格是700万美元。以此推算,1年当中朝鲜通过出口武器所赚的外汇约5亿美元,在朝鲜非法创汇项目中,赚取外汇最多。

朝鲜劳动党39号室印制伪钞

在80年代,朝鲜为了赚外汇,开始印制伪钞。90年代以后,他们的技术可以印刷超精密的伪钞,这种伪钞叫作“Super note”。特别是,位于平安南道平城市的“平壤商标印刷工厂”采用了特殊的技术所印刷出来的伪钞,用肉眼无法鉴别真伪,据说,这里1年印刷出 1,500万~1,700万美元的伪钞。曾经在“39号室”工作过的1位脱北者透露,朝鲜已经在2007年购入了能印刷20亿美元的特殊纸。这样印刷出来的伪钞通过各个国家的中间商卖出去,或者通过海外滞留的公关、商社的驻外人员等兑换以及贸易租金、支付出差经费等的方式流通到市场去。
  通过上述渠道赚取的秘密资金由“39号室”直接管理,他们把这笔钱分散储存在海外银行的秘密帐号里,估计这些钱的总额竟达40亿~50亿美元。金正日每年从这笔钱中拿出10亿美元去开发导弹和大量杀伤武器,或者用礼物的方式发给心腹要员,诱导这些人的为自己尽忠。[8] 

朝鲜劳动党39号室主要或疑似主要干部

编辑
  • 全日春(전일춘 Zon Yil Chun)- 39号室室长(金正日的高中同窗,2010年8月的情报)[8] 
  • 林相钟(림상종 Lim Sang-jong、 - 2007年10月16日) - 39号室第1副部长(2009年6月的情报)
  • Kwon Young-rok(권영록 Kwon Young-rok)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部长 - 39号室负责人(2001年6月的情报)
  • 金东云( 김동운 Kim Dong-un)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1副部长 - 39号室室长(2006年12月的情报)
  • 崔奉满( 최봉만 Che Bon-man) - 39号室室长(2007年1月的情报)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