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特科·姆拉迪奇

编辑:学习号互动百科 时间:2019-10-29 07:03:15
编辑 锁定
拉特科·姆拉迪奇波黑内战时期的波黑塞族军队总司令,1942年3月12日生于波黑东部,1991年南斯拉夫解体后他以上校军阶将家乡首府克宁的塞族民兵改编成了一支真正的军队,并任集团军司令。1992年5月,他脱离南斯拉夫人民军加入新成立的波斯尼亚塞族军队,晋升为波黑塞尔维亚共和国军队总司令,并在其后数年时间里多次击退穆族和克族武装的进攻,1995年因指挥了在斯雷布雷尼察对穆族的大规模处决而被前南战犯法庭指控,在逃亡16年后于2011年5月26日在塞尔维亚被逮捕。
中文名
拉特科·姆拉迪奇
外文名
Ratko Mladić
国    籍
波黑
民    族
塞尔维亚
出生地
波黑卡利诺维克
出生日期
1942年3月12日
职    业
军人
信    仰
东正教
主要成就
在波黑内战中叱咤风云
藏身地
巴尼亚卢卡诺维萨德图兹拉

拉特科·姆拉迪奇人物简介

编辑
姆拉迪奇今昔 姆拉迪奇今昔
拉特科·姆拉迪奇(塞尔维亚语: Ратко Младић,克罗地亚语:Ratko Mladić),1942年3月12日年生于波黑东部的卡利诺维克。其父是波斯尼亚的塞尔维亚族,参加了南斯拉夫共产主义游击队,1945年在进攻亲纳粹的克罗地亚组织“乌斯塔沙”头目安特·帕维利奇的家乡的作战时牺牲。他幼年时在农村长大,生活条件艰苦。位于海牙的前南刑庭1995年7月指控波黑塞族部队司令姆拉迪奇涉嫌在1992年至1995年波黑战争期间犯有种族灭绝罪、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并发出了国际通缉令。塞尔维亚总统鲍里斯·塔迪奇2011年5月26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证实,联合国前南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前南刑庭)通缉的战犯嫌疑人、前波黑塞族领导人姆拉迪奇于当天在安全局和战争罪行调查部的联合行动中被捕。

拉特科·姆拉迪奇人物经历

编辑
姆拉迪奇 姆拉迪奇
1991年7月,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解体,克罗地亚塞尔维亚战争开始,他以上校军阶将家乡首府克宁的塞族民兵改编成了一支真正的军队,并任集团军司令。
1992年4月,因成功地巩固了塞族在克拉伊纳的阵地而晋升为将军。1992年5月,他脱离南斯拉夫人民军加入新成立的波斯尼亚塞族军队,晋升为波黑塞尔维亚共和国军队总司令。
其后两年中,他率领8万塞族军队攻占了70%以上的波黑版图,击退了穆军的多次进攻。
在波黑战争中,他率兵进入联合国保护下的斯雷布雷尼察市,杀害近万名穆族男子,成为二战后欧洲最大规模的一次屠杀。
他性情火爆,说话从不绕弯子。战斗中他与部下同吃同住身先士卒。
“我绝不命令士兵后退,即使只剩下我一个人。只有败兵才后退。”姆拉迪奇曾经这样说到。

拉特科·姆拉迪奇女儿自杀

编辑
姆拉迪奇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军校毕业后,他成为南联盟的一名陆军少尉。1991年,南联盟开始解体,姆拉迪奇在乱世中展现出卓越的军事才华。战争成就了他,也毁了他。
1992年,波黑战争打响,姆拉迪奇主导了围攻萨拉热窝之战,封锁近4年,创造了现代战争史上最长的封锁记录。随后,他凭借战功成为波黑塞族的总司令。在1992年到1995年的波黑战争中,攻占了70%以上的波黑版图。
姆拉迪奇与战士们同吃同住,也以高标准要求他的部下。“我绝不命令士兵后退,即使只剩下我一个人。因为我知道失败的往往是那些后退的军队。”
但令姆拉迪奇真正开始疯狂屠戮的一个重要导火索,却是女儿的自杀。
“许多人认为他疯了。”姆拉迪奇手下的一位化名为“乔万”的指挥官表示,姆拉迪奇用要求手下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如果他们做俯卧撑,他也做俯卧撑。”姆拉迪奇的这种品质令塞族人对他十分钦佩。但安娜死后,姆拉迪奇变了。
女儿安娜最为父亲疼爱,但因长期以来受外界传媒负面消息的影响,她一直较为抑郁。1994年3月,年仅23岁、正在贝尔格莱德大学医学院学习的安娜,突然自杀。无论是什么原因导致安娜选择结束生命,她选择了最具戏剧性的方式——用父亲最爱的枪杀死自己。
接近姆拉迪奇的人表示,正是安娜的死,把姆拉迪奇推进了疯狂的深渊。
“姆拉迪奇的生命有两个阶段——安娜死之前和之后。”乔万说,他虽然指挥着千军万马,但他的心和精神都破碎了,“他从未恢复过来。他变成了一个亡命之徒。”
就在安娜自杀一年之后,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发生了。[1] 

拉特科·姆拉迪奇流亡生涯

编辑

拉特科·姆拉迪奇销声匿迹

1995年7月之后尚有人曾经见过这位神话般的将军,他一直得到南斯拉夫军队的保护,并经常在塞尔维亚各个军营中出现。1996年7月11日,前南刑庭发布了关于逮捕他和波黑塞族领导人卡拉季奇国际通缉令。但塞尔维亚警方拒绝采取任何行动前往抓捕姆拉迪奇。1999年4月16日,姆拉迪奇曾最后一次接受路透社记者的采访。直到2001年,就在米洛舍维奇被送往海牙法庭后不久,当时任塞尔维亚共和国总统一职的科什图尼察下令,取消军队对这位前塞族军队领导人提供的一切后勤保障,其中包括姆拉迪奇的个人安全警戒、汽车、住房以及汽油供给等等,从此这位传奇人物即开始销声匿迹。
据当地个别媒体“可靠来源”的消息,在此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姆拉迪奇曾经居住在距塞尔维亚第三大城市诺维萨德不远的伏鲁什卡自然保护丛岭区内,以后又前往俄罗斯,在那里由于与当地的黑社会发生争执,因此很快就离开了俄罗斯。据联合国驻波黑最高代表埃什塔翁的消息,随后姆拉迪奇移居至波黑塞族实体,居住在战时波黑塞族军队司令部所在地汉别萨克一带,在这里曾同卡拉季奇取得联系,但由于种种不便,最终并未形成“合作”关系。此后,姆拉迪奇开始在塞尔维亚与波黑的边界地区活动,时而在塞尔维亚西部,时而在波黑的东部。[2] 

拉特科·姆拉迪奇最后藏身地

在被判为战争罪犯16年之后,现年69岁的前波黑塞尔维亚族军队总司令姆拉迪奇被捕,结束了世上最长时间的追捕行动。
塞方警官说,姆拉迪奇在警方突袭行动中遭逮捕,当时正要出门散步。
消息人士说,行动2011年5月26日5时左右开始。4辆白色吉普车搭载大约24名蒙面特警,驶入拉扎雷沃村。大部分村民仍在睡觉。
塞尔维亚警方说,姆拉迪奇大约两年前搬到拉扎雷沃村居住。
一张摄于姆拉迪奇遭逮捕后不久的照片显示,这名遭前南刑庭“通缉”10多年的战争罪嫌疑人样子改变很大,胡子已刮干净,头戴蓝色棒球帽,两侧头发稀少,眼睛显得很大。
贝尔格莱德《闪电》报称,姆拉迪奇2010年68岁时曾在工地当临时工。讽刺的是,该工地位于兹雷尼亚宁镇一个名为“新时代”的小区,是由欧盟捐资修建,而且2010年塞尔维亚总统和欧盟代表还曾到此地参观。贝尔格莱德记者前往姆拉迪奇打工的工地,向与之一起工作的工友了解情况,工友表示无法相信他就是姆拉迪奇。该工友说与姆拉迪奇共事了几天,姆拉迪奇没有与其他人讨论过普通话题,就是在干自己的工作。
这名工友说:“姆拉迪奇的一只手几乎瘫痪,可能因为先前一次中风。”

拉特科·姆拉迪奇被捕入狱

编辑
塞尔维亚总统鲍里斯·塔迪奇2011年5月26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证实,联合国前南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前南刑庭)通缉的战犯嫌疑人、前波黑塞族领导人姆拉迪奇于当天在安全局和战争罪行调查部的联合行动中被捕。位于海牙的前南刑庭1995年7月指控波黑塞族部队司令姆拉迪奇涉嫌在1992年至1995年波黑战争期间犯有种族灭绝罪、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并发出了国际通缉令。

拉特科·姆拉迪奇身体糟糕

编辑
姆拉迪奇被捕 姆拉迪奇被捕
美国媒体5月27日报道,波黑塞族前领导人、前南刑庭战争罪行嫌疑人姆拉迪奇当天对前来看望自己的儿子讲述了自己逃亡生涯的细节,并对儿子说自己是清白的,没有犯下前南刑庭1996年指控的罪行。
姆拉迪奇的儿子达尔科27日去监狱看望过他父亲后作上述表态。达尔科对媒体说:“他的立场是,他是无罪的,没有犯下之前被指控的罪行。”姆拉迪奇当天还表示自己在逃亡中经历了两次中风,右手已经局部瘫痪,几乎不能讲话。
达尔科说,他与家人将请求塞尔维亚当局将其父亲送至医院,并要求俄罗斯医生为姆拉迪奇进行检查,以确保得出健康情况评估是公平的。
姆拉迪奇被捕 姆拉迪奇被捕
从警方公布的姆拉迪奇的照片看,他的健康情况的确不佳,两颊消瘦,气色与逃亡前公开的精神饱满的照片大相径庭。26日的引渡听证会也因为姆拉迪奇“糟糕的身体状况”、以至无法回答法官的问询而推迟。
不过塞尔维亚的战争检察官却对姆拉迪奇关于健康的说辞持不同看法,他们认为这是这位战争嫌犯推迟引渡的一种策略。
前南刑庭1996年指控姆拉迪奇和前波黑塞族共和国总统卡拉季奇等人涉嫌在1992年至1995年波黑战争期间犯下种族灭绝罪,并发出了国际通缉令。[3] 

拉特科·姆拉迪奇拒绝认罪

编辑
姆拉迪奇 姆拉迪奇
姆拉迪奇 姆拉迪奇
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一家法庭2011年5月27日召开引渡听证会,裁定前波黑塞尔维亚族军队司令拉特科·姆拉迪奇可以引渡至联合国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前南刑庭)。
法院发言人马亚·科瓦切维奇说,姆拉迪奇拒绝接受前南刑庭指控。姆拉迪奇的律师米洛什·沙利奇说,将于30日提起上诉。
按照沙利奇的说法,姆拉迪奇在听证会上“说话前后不一,从一个话题跳到另一个话题”,需接受医学治疗,不应被引渡。
姆拉迪奇的儿子达尔科说,父亲在逃亡的16年中两次中风,难以讲话,右手部分瘫痪。当地一些媒体报道,姆拉迪奇行动不便,被捕后由一名邻居帮他换衣服。
科瓦切维奇说,姆拉迪奇“有一系列慢性疾病,但能够接受审判”。
达尔科说,如果父亲遭引渡,将在前南刑庭上辩护清白。
塞尔维亚民族主义政党激进党27日说,将就姆拉迪奇遭逮捕举行示威活动。
一张摄于姆拉迪奇遭逮捕后不久的照片显示,这名遭前南刑庭“通缉”10多年的战争罪嫌疑人胡子已刮干净,头戴蓝色棒球帽,两侧头发稀少,睁大眼睛。
塞尔维亚司法部门一名官员告诉美联社记者,姆拉迪奇现阶段羁押在战争罪法庭的囚室中。他提出要吃草莓,这个要求已获满足。
另外,姆拉迪奇还要求读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的小说,配备一台电视,前往墓地祭奠1994年在贝尔格莱德自杀的女儿安娜。

拉特科·姆拉迪奇祭奠亡女

编辑
姆拉迪奇 姆拉迪奇
2011年5月30日,前波黑塞尔维亚族军队司令姆拉迪奇被引渡至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前南刑庭)上诉。姆拉迪奇的律师沙利奇以当事人健康状况恶化为由,向法院寄出一份上诉书,并表示这样做也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姆拉迪奇不会被引渡”。31日上午,在收到上诉书几个小时后,法庭就决定驳回上诉。
被引渡前姆拉迪奇5月31日清晨获准前往女儿安娜的墓地。
塞尔维亚战争罪助理检察官布鲁诺·韦卡里奇说,姆拉迪奇当天获准离开受拘地点,前往首都贝尔格莱德一家墓园。
清晨6时左右,两辆警车从拘押姆拉迪奇的法庭开出。姆拉迪奇先前要求前往女儿墓地。
1994年3月,姆拉迪奇的女儿安娜用父亲的手枪自杀身亡。据说,女儿自杀令这名铁血将军更加冷酷。当地媒体报道,安娜因无法接受父亲所作所为而选择自杀,但姆拉迪奇认为,安娜由战争时期他的敌人杀害。[4] 

拉特科·姆拉迪奇押送海牙

编辑
2011年5月31日晚7点45分,押送前波黑塞族部队司令姆拉迪奇的飞机由贝尔格莱德飞抵荷兰鹿特丹机场。随后,姆拉迪奇被押送上一架直升飞机,引渡至海牙国际法庭。
31日早些时候,塞尔维亚法庭驳回了姆拉迪奇拒绝引渡的上诉。塞尔维亚司法部长马洛维奇签署引渡姆拉迪奇的决定。当晚,69岁的姆拉迪奇便身处海牙国际法庭拘留所,面临种族灭绝罪、战争罪和反人类罪等多项指控。
海牙国际法庭拘留所为姆拉迪奇准备的“牢房”约有15平方米,里面有单人床及简单的卫生设备。据介绍,“牢房”还配有卫星电视、电脑,只是电脑无法连接互联网。
据悉,海牙国际法庭可能会将姆拉迪奇与卡拉季奇的案件一起进行审理。一旦罪名成立,姆拉迪奇将面临“终身监禁”的判决。
根据海牙国际法庭惯例,姆拉迪奇抵达之后就会被告知享有哪些权利,法庭还会询问他是否愿意与律师谈话。随后,姆拉迪奇将出现在由三名大法官组成的法官席前,届时他有权就面临的各项指控进行辩诉。如果姆拉迪奇拒绝进行辩解,法庭还将给予他30天的考虑时间。此后,法庭将进入“无罪辩护”程序。
此前,姆拉迪奇曾透过它的儿子达尔科否认指挥实施过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姆拉迪奇被捕之后,波黑多个城市民众举行集会声援姆拉迪奇,游行民众声称国际社会始终对塞族存有偏见,并对波黑战争中塞族民众遭受的罪行视而不见。波黑和塞尔维亚的部分民众仍视姆拉迪奇为“民族英雄”。
1995年7月,海牙国际法庭指控姆拉迪奇涉嫌在波黑战争期间犯有种族灭绝罪、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并发出通缉令。在被通缉16年后,姆拉迪奇于2011年5月26日在塞尔维亚被捕。[5] 

拉特科·姆拉迪奇监舍探秘

编辑
2011年5月31日晚,前波黑塞族部队司令姆拉迪奇被押送至海牙并移交给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前南刑庭),暂时被收押在位于海牙近郊斯海弗宁恩的一个联合国监狱。
已经有多个臭名昭着的独裁者和杀人犯在这个海牙监狱“安家”,包括姆拉迪奇的战友、“塞族三雄”的另外两名成员卡拉季奇和米洛舍维奇以及涉嫌走私塞拉利昂“滴血钻石”的利比里亚前总统查尔斯·泰勒等,其中米洛舍维奇已经在2006年去世。
斯海弗宁恩的联合国关押中心建在二战期间纳粹用于关押荷兰抵抗者的监狱旁边。如果把这个监狱的条件跟被关押者本国监狱的条件比起来,斯海弗宁恩监狱可以用豪华来形容。它坐落在距离海滩大约1英里(约1600米)的位置,顶层的囚室可以俯瞰美丽的海景。在押者都拥有单间,大约10平方米,他们可以看电视、读书或者用计算机查看自己的案件,但使用电子邮件和互联网有限制。此外,单间中还配备了床、书桌、书架、橱柜、独立卫生间和一部电话(打电话是在控制之下),由工作人员代为接听。
白天,姆拉迪奇可以走出自己的单间,与其他在押者呆在一起,而且还可以穿自己的衣服,不必统一着囚服。除了政治和各自的案子以外,大家可以谈论各种话题,比如饮食、家庭、健康等。有趣的是,塞尔维亚媒体曾报道说,尽管存在政治分歧,波黑战争期间不同派别的在押者经常共同庆祝宗教节日,甚至交换礼物。“战争把我们分开了,但海牙又让我们聚到一起,”波黑军队穆族前司令舍费尔·哈利洛维奇在一本书中写道。哈利洛维奇曾被控对1993年波黑战争期间30名克罗地亚族平民在莫斯塔尔地区惨遭屠杀的事件负责,后来获释。
哈利洛维奇回忆说,囚犯们抱怨最多的是饮食,比如监禁处提供的蔬菜大多比较硬,并不适合每个人的胃口;如果实在不满意的话,他们也可以拟定一份购物清单,然后由工作人员代为购买,再自己开火做饭。“伙食和巴尔干那里的很不一样,蔬菜都烹制得不够熟,而且分量少,所以我们经常要到小卖部买些零嘴,”哈利洛维奇写道。此外,让他印象深刻的还有预约牙医时的重重困难,因为那里只有一名牙医,而候诊的病人却总是很多。[6] 

拉特科·姆拉迪奇即将受审

编辑
联合国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前南刑庭)首席检察官布拉默茨2011年6月1日说,已被移交给该法庭的前波黑塞族部队司令姆拉迪奇将于3日首次出庭。
在当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布拉默茨简单介绍了姆拉迪奇被捕后以及被移交至前南刑庭的情况。“姆拉迪奇的被捕表明,没有人可以指望逃脱对其战争罪行的审判,”布拉默茨说。
塞尔维亚当局5月31日向前南刑庭引渡姆拉迪奇,目前他被收押在位于海牙近郊的一个联合国监狱。由于姆拉迪奇的律师及家人此前曾表示,姆拉迪奇健康状况恶化,不宜被引渡,布拉默茨就此表示,一个专门的医疗小组目前正负责照看姆拉迪奇,“我们正向他提供所有必需的医疗”。
前南刑庭1995年7月指控姆拉迪奇涉嫌在1992年至1995年波黑战争期间犯有种族灭绝罪、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并发出通缉令。在被通缉16年后,姆拉迪奇于今年5月26日在塞尔维亚被捕。[7] 

拉特科·姆拉迪奇首次出庭

编辑
当地时间2011年6月3日,荷兰海牙,在逃亡了十余年后,前波黑塞族部队司令姆拉迪奇终于在联合国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出庭。对自己受到的种族灭绝、战争罪和反人类罪等11项指控,姆拉迪奇一概予以否认。

拉特科·姆拉迪奇法庭上行军礼

姆拉迪奇1995年被前南问题国际刑事法庭通缉,但直至上月26日才在塞尔维亚被逮捕。3日是他被捕后首次出庭参加听证会。
当天上午10时左右,69岁的姆拉迪奇头戴一顶灰色军帽出现在法庭上。他身穿灰色条文外套,系着领带。落座后,姆拉迪奇摘下帽子,露出近乎秃顶的脑袋。听证会开始后,两名警卫分别挽着他一条胳膊,支撑着他。现场照片显示,姆拉迪奇还给周围的人行了一个军礼。
姆拉迪奇亮相于荷兰海牙国际刑事法庭行军礼 姆拉迪奇亮相于荷兰海牙国际刑事法庭行军礼
“全世界都知道我是谁。我是拉特科·姆拉迪奇将军。”当法官要求确认姓名时,姆拉迪奇如此“傲慢”地回答。
当天的庭审法官是奥利,她宣读了38页起诉概要和11项指控,包括姆拉迪奇涉嫌在1992年至1995年波黑战争期间犯有种族灭绝罪、战争罪和反人类罪等。奥利说,姆拉迪奇将有30天的时间来考虑如何进行回应。

拉特科·姆拉迪奇自称病得厉害

当起诉书中指控姆拉迪奇在波黑战争期间指挥屠杀了8000名穆斯林男性时,姆拉迪奇一直摇着头。姆拉迪奇说,自己病得很厉害,处境很糟糕。他愤怒地说,自己不愿意听到法官说出的任何一个有关“那些指控”的词或句子。
“这些荒谬的字眼,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我需要至少两个月的时间去研读,和我的律师商量。”姆拉迪奇表示。
当法官问及是否愿意进入认罪程序,姆拉迪奇说,他不想回应这些“可憎指控”和“荒谬措辞”。“我(在波黑战争中)保护过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如今,我正扞卫自己,”他说,“我只想说,我想活着看到自己获得自由。”
在法庭上,姆拉迪奇一边嘴唇耷拉,说话语声含糊,很有可能中过风。他大部分时间专注地聆听,偶尔点头或摆动手指。
庭审中,他还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争取到10分钟与律师私下讨论,主要集中在他的健康问题上。据称,姆拉迪奇可能身患淋巴瘤。

拉特科·姆拉迪奇“别扶我走路”

根据程序,奥利宣布将于30天后继续传讯姆拉迪奇,届时姆拉迪奇将就自己所受的11项指控进行辩护。
听证会最后,姆拉迪奇告诉法庭,自己被捕以来,受到了“公平和尊重”的对待,但有一项请求,“我不希望有人扶着我走路,好像我是个盲人一样。” [8]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将领 外国 人物